位置:石录门户网站 >> 财经 >> 中美金融战:情景分析、工具手段及应对

中美金融战:情景分析、工具手段及应对

2019-11-29 19:19:42 来源:石录门户网站
内容摘要:证券时报e公司讯,中国宝安 10月7日晚间公告,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8亿元至2.05亿元,同比增长82.54%—107.89%。公司上年同期盈利9860.91万元。业绩增长主要系公司高新
 

任泽平文恒达研究所罗志恒甘源陈盒

史玲玲和刘晨

介绍

二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权国家。为了保持霸权地位,打击前苏联、日本和正在崛起的一体化欧洲,美国积累了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资源战、地理战等方面的经验。

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一直在持续。在20国集团大阪峰会上,中美两国元首同意重启经贸谈判。已经进行了十二轮高级别讨论。然而,特朗普在8月1日突然宣布,他将从9月1日起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关税。8月6日,在中国不符合美国指定“汇率操纵国”和人民币市场化贬值标准的前提下,美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并表示“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系,消除中国行动带来的不公平竞争优势”。这表明,无论是贸易战、科技战还是金融战,美国的本质都是霸权国家对新兴大国的战略遏制。我们对“中美贸易摩擦是长期的、日益严重的”、“这是贸易保护主义旗帜下的遏制”、“中美贸易摩擦,我们最好的对策是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三大判断正被形势的演变不断验证。

根据美国2015年颁布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促进法》,美国将在一年内继续与中国谈判和谈判,以改善“汇率低估”的问题。来年并不安全。美国可能会采取其他金融措施来压制中国。如果双方谈判在一年内达不到美国的标准,美国将在四个方面压制和制裁中国:第一,禁止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批准任何位于中国的融资(包括任何保险、再保险和担保);第二是禁止联邦政府购买或签订合同购买原产于中国的商品或服务。第三是指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美国执行董事对该国的宏观经济汇率政策进行额外的严格审查。第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与财政部协商,考虑是否与该国缔结双边或区域贸易协定。

历史上,中国(1992年至1994年连续5次)、韩国(1988年10月、1989年4月和1989年10月3次)、台湾(1988年10月、1989年4月、1992年5月和1992年12月4次)和日本都被美国承认为“汇率操纵国”。美国以此为手段,要求其他货币升值,降低上述国家(地区)对美国出口的增长率和顺差,放松外汇管制,直到对美国的威胁减少,才从“汇率操纵国”名单中除名。中国在1992-1994年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后,对外汇管理体制和汇率制度进行了改革,以减少外汇管制,从双轨汇率制转向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大幅贬值后基本保持稳定,但同期对美贸易顺差同比放缓。

美国不再按照规则打牌,贸易摩擦继续升级。有必要防止美国从汇率水平直接升级到金融战争的总体水平。历史上美国发动金融战争的主要手段是什么?中国目前的金融风险和弱点是什么?美国可以用什么方式对中国发动金融攻击?我们该如何应对?

摘要

1.美国在历史上发动的金融战争可以概括为三个层面:攻击金融体系、制裁金融主体和攻击金融工具(资产),包括九大手段。随着美国金融基础设施、中介机构和美元强势的国际货币地位的发展,一旦美国发动金融战争,目标国家和企业很难在短期内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其中大部分在金融上被击败。

(1)金融体系:首先,美国迫使其他国家过快、过快和全面地开放金融市场。美国以金融自由化为契机,一方面攻击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另一方面,美国在泡沫破裂前出售资产,促进了金融泡沫的形成和破裂,并剪羊毛。美国曾经领导过“500天苏联”计划,这导致了前苏联的金融和经济崩溃。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也推动了日本金融资本市场的自由化。大量资本流入市场推高了日本的金融泡沫。

(2)金融实体:第二,美国利用发达的金融基础设施,如swift、chips和fedwire系统,对目标国家的金融机构、实体和个人实施金融制裁,切断清算、结算和支付渠道,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并迫使他们支付巨额罚款。

第三,防止受制裁国家的企业到美国融资,并制裁目标国家的关键发展战略或经济生命线项目。

第四,利用S&P、穆迪等评级机构的全球影响力,目标国家主权和企业信用评级大幅下调,融资成本上升,甚至直接引发债务危机。美国在2018年宣布,将对38名俄罗斯个人和公司实施制裁,并冻结其管辖下的所有资产。美国还对伊朗政府、企业等实施了金融制裁。限制伊朗的对外金融交易,并将进一步将限制扩大到参与伊朗相关货物或服务交易的第三方国家实体或个人。2012年,昆仑银行因向伊朗提供金融服务而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它与美国金融体系的联系被切断,美元结算渠道也被关闭。因此,其外汇业务、汇款业务和融资业务无法正常开展。

(3)金融工具(资产):第五,汇率战争是金融战争的重要方式。美国要求目标国家通过识别“汇率操纵国”并威胁采取制裁措施来大幅提高其汇率。

第六,盟国单独或共同直接迫使目标国货币大幅升值,制裁威胁迫使目标国货币升值,最终引发“升值萧条”,尤其是导致目标国货币流失的错误反应。

第七,当目标国家经济疲软或受到金融制裁时,利用资本进行卖空,导致非美元货币大幅贬值,资本恐慌外逃,引发金融市场动荡。2014年,美国和欧洲共同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导致俄罗斯资金大量外流,卢布大幅贬值。2014年,卢布兑美元最多贬值56%。

第八,恶意做空目标国家的股票和债券市场。

第九,美国利用其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地位来实施货币过度膨胀和出口通胀。全球流动性泛滥导致新兴市场外债增加,金融市场普遍上涨。美元收紧刺破了金融泡沫,引发了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或货币崩溃。

2.目前,中国的经济和金融风险仍然很高。美国攻击中国薄弱环节的可能方式如下:

首先,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和金融脆弱性很高,其经济高度依赖金融房地产。在这种环境下,美国可能要求中国推进金融自由化,特别是短期资本账户自由化,速度过快,资本大量流入和流出,冲击资本市场,助推和刺破房地产和股市泡沫,诱导中国应对大规模的货币外流。我们必须警惕美国利用金融手段加速日本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这将导致日本30年的衰退和中国的类似事件。

第二,中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不足。美国充分利用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开放环境,冲击和收购中国金融机构,逐步提高其在中国金融业的话语权。充分利用承包商银行事件,进一步引发舆论和预期中的信贷和流动性风险,暴露中小银行的一系列风险,炒作中小银行坏账信息,引发挤兑,冲击中国金融体系。

第三,美国直接制裁中国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和个人,使用swift和chips系统切断交易、结算和支付渠道,发出巨额罚款并冻结资产。

第四,美国可能会阻止中国公司到美国筹集资金,卖空中国股票,并迫使中国股票退出市场。此举将影响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增加中国新经济企业的投资风险和退出难度,增加中国新兴产业的股权融资难度。中国股票退市将对中国企业的品牌形象产生负面影响,阻碍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扩张。

第五,美国对中国发动汇率战争有三种可能的形式:1)修改汇率操纵国的条件或直接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采取措施,如限制融资、限制从中国进口商品和服务、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起对宏观汇率政策的额外审查、征收惩罚性关税以增加对中国施压的杠杆作用。根据美国2015年颁布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促进法》的最新规定,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是否存在货币操纵应满足以下三点: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经常账户盈余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2%;通过购买外币继续单方面干预汇率市场(至少12个月中的6个月)。目前,从这三个标准来看,中国并不完全符合汇率操纵国,但美国完全放弃自己的规则来压制中国。2)迫使人民币单独或与其他国家共同升值;3)短期内快速做空人民币。中国香港作为一个自由市场,是中国内地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窗口。香港可能成为美国对中国发动货币战争的重要战场。

第六,美国可能下调中国主权和企业信用评级,大幅提高企业融资成本。美国或其控制下的强大国际评级机构和会计师事务所做空中国,下调中国主权和企业信用评级,或恶意不出具无保留意见,做空中国资产,大幅提高融资成本,导致债券抛售,推动债券市场危机向前发展。

第七,美国可能会继续监控市场情绪,并与做空工具合作,恶意做空中国股市。

第八,中国金融监管需要在金融稳定性和前瞻性方面进一步完善。美国可能会通过衍生品等金融创新工具重创中国金融市场。

第九,在虚拟货币时代,资本外流的压力越来越大。美国可能支持比特币平台,并打击中国对资本流动的监管。监管之外的资本流动加剧了中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1)大量资本通过比特币流入流出,加剧了热钱的大量流入流出,容易引发资产价格的大幅波动。2)比特币已经成为犯罪分子洗钱的工具。比特币可能成为毒品交易的支付手段,或者腐败罪犯隐藏财产的工具。

3.美国方面发动金融战争时,肯定会两败俱伤。我们必须对此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并提前采取预防措施。金融安全关系到国家安全。我们必须将金融战争提升到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并保持抵御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我们可以采取“防御与反击相结合,改革与坚持并重”的战略。

首先,在金融体系中,短期内,跨境资本管理可以得到加强。从长远来看,应坚持金融体系和资本账户的国际化和市场化开放,但应促进资本账户的逐步有序开放和自由化。主动权在我,节奏和顺序在我。

第二,在金融主体方面,要提高我国金融机构的竞争力,加强公司治理,推进国有企业改革。

第三,美国对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制裁可以同时得到反击。首先,美国企业在中国的资产可以被冻结,以进行深入的国家安全审查。第二,禁止美国企业从事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商业活动,禁止企业和个人购买受制裁美国企业的服务、产品和技术。第三,审查和制裁美国在华金融机构参与金融战争的投机行为。像2012年美国对昆仑银行的制裁一样,中国可以对在华美国银行进行反击,限制美国金融机构在华贸易融资,限制贸易活动,要求美国金融机构对贸易活动进行特别的预批准等。

第四,就汇率而言,不能被迫升值,必要时可以积极贬值,但总体形势基本稳定。如果美国因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而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我们将同时提高关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非美元化进程,扩大人民币结算。

第五,就金融资产而言,中国可以出售部分美国债务。

第六,在金融监管方面,要提高监管能力,加强内部监管,改革监管体制,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行为成本低的问题,建设强大的多层次资本市场。

第七,贸易战的实质是一场改革战争,它主要依靠改革开放、大规模减税、放松工业管制、中性竞争、保证地方政府和企业家调动积极性等。

4.最后,应该强调的是,本文的目的不是夸大中美金融战争的形势。我们坚信,中美两国都有客观、理性、冷静、友好的重要建设性力量,甚至主流力量。这是一个艰难的时期。双方的政治家、企业家、知识精英和热爱和平的人们需要一起工作,点燃蜡烛,走出黑暗。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在世界上不受欢迎,历史上也有非常痛苦的教训。大萧条演变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贸易战扮演了一个非常可耻的角色。我们相信,只有充分估计最坏的情况,我们才能避免陷入深渊。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客观地说,中美之间有着广泛的共识,如果双方正视现实问题,张开双臂拥抱对方,提出充满人类智慧的解决方案,就能达成双赢。中国在改革开放领域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如开放汽车和金融部门、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促进国有企业改革以实现竞争中立、扩大国内消费以平衡中美贸易不平衡等。与此同时,美国正在推行过度消费模式、美元的“过高特权”、改善收入分配以及为被全球化抛弃的人提供再就业培训。我们深知全球化带来的收入分配问题是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土壤。特朗普最大的支持来自铁锈州的边缘化人群。美国即将迎来该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时期,比1991-2001年还要长。然而,收入和财富两极分化的加深以及社会阶层流动性的减缓确实引起了美国人民的不满。美国政治家不应该欺骗公众,过分追求选票最大化,把自己的问题和社会分层问题输出到外面,这不利于问题的解决。这需要双方的克制、相互信任、接触和共同努力。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好消息。

风险提示: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改革开放不如预期等。

文本

1、美国在历史上发动了一场金融战争

自二战后美国牵头建立以美元为核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以美元结算的国际贸易体系的建立使得美元在国际储备货币、支付方式、清算方式等金融领域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尽管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但以美国为首的世界银行(wb)、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体系中取得了巨大进展。美国金融霸权的进一步确立使其能够利用各种金融手段压制非美国家庭、企业和个人。其手段主要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攻击金融体系和政策,迫使非美国家庭过快、过快和全面地放开金融市场,并将金融自由化作为影响其他国家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的机会。二是制裁金融主体,运用各种手段对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和个人实施金融制裁。第三是攻击金融工具(资产),包括汇率、股票、债券等。

1.1对金融系统和政策的攻击

美国迫使其他国家过快、过快和彻底开放金融市场。开放国家的“控制”门开得太快,不仅使开放国家的金融机构面临激烈的竞争,还导致大量外资在泡沫破裂前涌入并出售资产,推动了金融泡沫的形成和破裂。由于美国已经发展了金融市场、完备的金融工具和最具竞争力的金融机构,并且在金融领域拥有优势,美国推动其他国家过快、过快地开放其金融市场,使其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赚取大量利润,并严重冲击开放国家的金融市场。历史上,美国领导的“500天苏联”计划导致了前苏联的金融和经济崩溃。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也推动了日本金融资本市场的自由化,大量资本流入推高了日本的金融泡沫。此外,金融市场准入的开放导致美国银行、证券交易商和其他金融机构大规模进入开放国家的市场。开放国家的金融机构面临着激烈的竞争,金融服务业由美国主导。

1980年代,美国领导日本加快金融自由化,包括利率自由化、资本交换自由化和放宽市场准入。1984年5月,日本和美国发表了《美元和日元委员会最后报告》。美国主要实现了四大利益:(1)日本金融资本市场自由化,包括利率自由化和日元贷款自由化,大量新的金融衍生品出现。(2)放宽市场准入,确保外国金融机构自由进入日本金融资本市场。外国证券公司可以申请加入东京证券交易所,并向外国银行开放日本的信托行业。(3)取消日元汇率管制,创建自由的海外日元汇率市场,拓展欧洲日元市场——离岸市场。(4)实现日本金融和资本市场的自由化,消除外国在日本投资的障碍。

以1985年为界,金融开放导致海外资本迅速涌入日本市场,金融资产和房地产泡沫迅速积累。与此同时,日本海外并购激增,并大举购买海外房地产。随着1985年日本金融自由化措施的逐步实施,日本的外国直接投资迅速增加。1986年,日本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为3196项,达223亿美元,比1985年增长82.7%。其中,流入房地产市场的外商直接投资比例上升,占17.9%,比1985年上升8%。自1986年以来,日本房地产价格一直在快速上涨。房地产泡沫迅速累积,最终在1991年破裂。日本股市也是如此。外资疯狂涌入后,股价一直在稳步上涨。然而,随着日本央行持续加息和外资撤离,股市泡沫在1989年底迅速破裂,日本从此陷入“失去的20年”。

1.2对金融实体的制裁

美国利用其全球跨境支付系统,如swift、chips和fedwire,对金融机构、实体和个人实施金融制裁,切断清算、结算和支付渠道,冻结其在美国的资产。负责美国国内支付和结算的Swift、纽约票据交换所的芯片和fedwire共同构成了美国金融制裁的基础。其中,swift运营着世界一流的金融信息交换网络,而不是支付交易系统。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通过与同行交换信息来完成金融交易。Swift由全球约2400家银行共同拥有,服务于全球11000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其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尽管swift声称是中立的,但SWIFT系统的董事会成员都是美国银行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美国联邦法律允许美国政府对世界各地的银行和监管机构实施制裁。芯片和fedwire是美国的两个核心支付交易系统。前者主导跨境美元交易的结算,而后者主要负责国内美元结算。目前,奇普已发展成为由12家成员银行、14家参与银行和众多非参与银行组成的庞大国际结算支付网络,承担了全球95%以上的银行间美元支付结算和90%以上的外汇交易结算。

目前各国和地区均有平行于chips的交易系统,欧洲的target(泛欧实时全额自动清算系统)、英国的chaps(伦敦银行自动清算支付系统)、中国的cnaps(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均可用于本币或多边货币的清算,但是各国的交易系统仍然依赖于swift进行报文转换。一旦金融机构被c

江苏快3 秒速快三app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明年底前,广东所有家政企业将建立信用记录
下一篇:中国油菜看湖北!长江流域油菜产业,迎来发展新机遇!
沧海19269期福彩3D分析:胆码重防0、9,跨度本期看好9
DOTA2:兄弟DOTA!Best Dota!Sumail兄